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悠悠岁月 国际传媒

候鸟式文化养老度假基地

 
 
 

日志

 
 
关于我

悠悠岁月 夕阳无限 海南养老度假行热招中, 北京文化论坛诚邀同好预报名, 专业撰写家谱、传记、回忆录, 特价承接印刷、出书、申请书号,

网易考拉推荐

感转-互辩:北京电视台封杀郭德纲!?!  

2013-12-25 15:39:03|  分类: 08.品味杂陈大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感转-互辩:北京电视台封杀郭德纲!?! - 北京羽翼天成 - 北京羽翼天成 (官网升级中,暂代致歉!)

 

左小楼:电视台无权封杀郭德纲

 

读到12月17日《中国青年报》署名杨于泽先生的一篇文章,题为《电视台有权封杀郭德纲》,在其文章的末尾写着“此为笔者一家之言”,那么本笔者也发些一家之言,与杨先生探讨。


首先,杨先生在文章的一开始提到:“早先郭德纲籍籍无名,北京电视台将他一手捧红”,作为一名相声爱好者和曲艺网站的总编辑,笔者必须指出,所谓北京电视台一手捧红郭德纲之说纯属无稽之谈。当年郭德纲三下京城,风尘困顿,虽没混到食不果腹衣不蔽体的惨状,却也差不太多,但他始终没有放弃对相声的喜爱和执着,直到守得云开见月明,2003年之后,小剧场人气渐旺,总算度过了难关。如果说郭德纲有伯乐,那伯乐也是北京人民广播电台文艺广播节目主持人大鹏,当初大鹏几次邀请郭德纲等德云社主力演员做客电台节目,并不遗余力的安排播出德云社的相声作品,至今双方情谊笃厚。天时地利人和汇聚到2005年的下半年,郭德纲红了,也才出现了几十家媒体汇集德云社后台的盛况,北京电视台力捧郭德纲是在这之后,也无非是占了地利之便。诚然,北京电视台给郭德纲提供了进一步红下去的舞台,但郭德纲也以收视率给予了回报,两下里郎情妾意如胶似漆,实属你情我愿各取所需,根本谈不到谁施恩于谁,之后因为利益纠葛,双方生出嫌隙,这也再正常不过,两夫妻还有打架拌嘴,甚至劈腿离婚,何况不过是利益交换的艺人和媒介平台,故此所谓北京电视台捧红郭德纲的说法难以服众不敢苟同。


接下来杨先生写道:“弱势者当然有他的权利,但违法、悖德的弱势者,无疑应当依社会规则受到某种惩罚或谴责,这合情合理之极”,杨先生此言无懈可击,但问题在于这话在这里无的放矢,原因是,谁认定过郭德纲违法悖德?杨先生文中提到了2010年的八月风波,即郭德纲别墅被曝违建——北京电视台“记者”采访遭郭弟子殴打事件,在此想询问杨先生,被曝违建和违建可以划等号么?法院还是物业曾经正式认定过郭德纲别墅违建?笔者在《封杀郭德纲?无风谁起浪?》一文中曾问过北京电视台几个问题,这里一并向杨先生提出,其一:所谓“侵占绿地”曝出后,北京台出面采访的为何是娱乐节目,而非《法制进行时》?其二:所谓“被打”的“记者”周先生究竟是不是记者,有无采访资质?其三:即便是记者采访,可不可以在明确遭拒之后硬闯民宅?其四:北京电视台方面在德云社主力演员“退出”这个插曲中究竟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在历数了郭德纲的“忘恩负义”、“骄狂成性”之后,杨先生在文中继续写道:“让一名丑闻层出的人来塑造“美”或参与美的塑造,总是让人觉得相当别扭。比如蔡京、汪精卫的诗和字写得好,有人会花大价钱买来珍藏,但谁也不敢把它们挂在家里显眼处,更不要说中堂位置,有关方面呼吁“联合抵制”,情同此理,合情合理”,呜呼!杨先生委实高看了郭德纲,郭充其量是个说相声的,在过去这一行被“尊为”下九流,即便如今也不过是个艺人,既无蔡、汪等人祸乱朝纲里通外国的罪行,更没他们的政治资本,以“丑”星不配塑造“美”作为封杀郭德纲的理据实在令人可发一笑。


在文章最后,杨先生这样总结:“如果我们承认郭德纲享有自己的某些权利,相应的,电视台和相关协会也应当享有自己的权利。电视行业抵制缺德艺人,不仅是他们的权力,也可以说是一种社会责任。封杀的权力不是无限的,但封杀缺德艺人,这种权力应当受到社会的尊重”,杨先生的优点在于,他总能说出非常正确的话,缺点是这些话基本上都说不到该说的地方,杨先生立论的前提是郭德纲缺德,所以北京电视台诉请中广协封杀他是有道理的,但谁有权利来判断别人是不是缺德?谁天然就站在了道德的高地上?谁能说得清郭德纲与北京电视台的恩恩怨怨?当道德、良知、社会责任之类的表述被一部分人或机构绑架,在利益受损师拿出来教训别人且享有最终解释权,这才是对道德最大的伤害,举一个例子,离婚后女方说前夫各种不是,请妇联出面声讨,而后妇联发一纸声明说某男品行败坏,女同胞不要嫁他,这样做合适么?况且这女方还远非一般人,而是金枝玉叶的公主殿下。在党管媒体的大背景下,官方媒体某种程度上是公权力的化身,凭借公权力处理私人恩怨显然有假公济私之嫌,正如有法律界人士表示,这种事件应依靠法律解决,而且起诉主体应该是王家三代之内的直系亲属,如此看来无论是北京电视台还是中广协,并非爷娘老子、孝子贤孙的他们显然都不够格,由此可见,于情于理于法电视台及其行业协会都无权任意封杀郭德纲。


来自不同网站的民调数据虽然不尽相同,但总体上说北京电视台诉请中广协封杀郭德纲这件事没有得到足够多的网友支持是可以肯定的,并且这样的呼吁至今也未得到业内的积极响应,显然,人们心里有一杆称,王台长过世后郭德纲该不该在微博赋诗发红喜字确实有探讨的空间,但以道德的名义僭越法律范畴的事情实在没有什么讨论的必要,另祝北京电视台《法制进行时》节目越办越好收视长虹。也请杨先生熟读《道德经》的同时,多关注此类普法节目,以资借鉴。(左小楼)

 

 

————————

被反驳报纸原文:

 

 

《中国青年报》杨于泽:电视台有权封杀郭德纲


在论定郭德纲与北京电视台的是非前,我们还是先弄清楚北京电视台方面与郭德纲之间的“私人恩怨”:早先郭德纲籍籍无名,北京电视台将他一手捧红,红起来之后,郭德纲对北京电视台的出场费过低有所不满。到2010年,郭德纲被爆别墅违建,北京电视台记者前去采访,遭郭德纲弟子殴打,北京电视台由此宣布封杀郭。最后是王晓东因病去世后,郭德纲在其微博上表达自己的激动心情。


  反对封杀郭德纲的人,公开指责中广协电视文艺工作委员会是强势方,而以为郭德纲相形之下是弱者,他们要站在弱势一方,坚决捍卫弱者的权利。我觉得,这背后是一种真正“不讲理”的逻辑。弱势者当然有他的权利,但违法、悖德的弱势者,无疑应当依社会规则受到某种惩罚或谴责,这合情合理之极。律师、医生、会计师等专业人员因为悖德而被职业禁入,在国际上可谓“惯例”,难道美国舆论界会因为悖德者是弱势者而攻击相关行业的游戏规则?


  郭德纲与北京电视台方面的过节儿以“私人恩怨”的形式呈现出来,但决非止于“私人恩怨”,而是攸关是非公道。在别墅违建事件中,郭德纲圈占小区绿地搞违法建设,北京电视台记者前去采访遭郭的弟子殴打。王晓东去世后,郭德纲在微博上一副幸灾乐祸的神情,充分暴露了其“德不配位”的问题。这里不仅有公德问题,也有“私德”问题,而“私德”绝非仅为私事,很多时候照样关乎公共利益。在道德判断上,公众并不需要司法裁决。


  郭德纲不仅是公众人物,而且是演艺人士。作为公众人物,声名狼藉总是不大适宜的。而相声作为演艺形式涉及审美,让一名丑闻层出的人来塑造“美”或参与美的塑造,总是让人觉得相当别扭。比如蔡京、汪精卫的诗和字写得好,有人会花大价钱买来珍藏,但谁也不敢把它们挂在家里显眼处,更不要说中堂位置。有关方面呼吁“联合抵制”,情同此理,合情合理。


  有人反对“封杀”郭德纲,似乎郭德纲天然就有继续在电视上为人民服务的权利,这种权利主张似是而非。郭德纲的相声水平差强人意,能够逗人一乐,本身不是坏事。但权利从来不是绝对的,有权利就有义务和责任,如果郭德纲有为人民服务的权利,他是不是也该收束一下自己的行为、留心涵养自己的人品?人品很差,却能够在中国的演艺舞台上吃得开,其于世道人心决非什么好事。


  如果我们承认郭德纲享有自己的某些权利,相应的,电视台和相关协会也应当享有自己的权利。电视行业抵制缺德艺人,不仅是他们的权力,也可以说是一种社会责任。封杀的权力不是无限的,但封杀缺德艺人,这种权力应当受到社会的尊重。此为笔者的一家之言。

 

 

  评论这张
 
阅读(150)|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